藍丁論壇

藍丁遊戲製作團所屬的論壇


您沒有登錄。 請登錄註冊

不明死因死者 影子編(一)暫完,不持續更新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向下  內容 [第1頁(共1頁)]

zx555149658


版主
寫一寫非主流的東西,補助一下心靈上的激情

有靈異上的東西,不過會某程度上合理化

I being 不明死因死者 影子編
-------------
  有一個傳聞…喔,有靈異成份的傳聞叫鬼故…沒鬼的傳聞叫都市傳聞…有政治或利益成份的傳聞叫陰謀論…這個傳聞是[鬼故]…傳說,一些晚上,在街上的角落,有一些沒有光到的位置,是正常的…但也有不正常的,只是沒有人留意…就是一些即使是有街燈照入去,還是黑色的地方…拿電筒照過去也是黑色沒有秀光的...一片黑色...

  時間一到早上…那黑色一片就不見了…光重新進入那區域…變得清晰可見…

  沒有人知道...那是什麼...
--------------

  唐天凡,現在是一位十六歲的少年,沒有富有的父親,沒有關心他的母親…因為他是一名孤兒,沒有父母…住在生活在條件很好的親戚家中,每日如同工人一般被要求做不同的不合理工作…因此成就了唐天凡偏執的意志和極端的思考模式…

  十四歲便逃出這一個家…因為這一個[家]唯一令他有[留下]這一個想法的…就只有那可愛的表妹…可是在他十四歲的那年,她被送到外國讀書…

  沒有依戀…他逃了…十四歲的身體不斷的跑…每每停下都會感覺到身後好像有些什麼追著他…跑…跑吧…不要回頭了…想找她回來...

  這是他暈倒前唯一的想法了…噗一聲倒在地上...

  醒來就在冰冷的街頭上,暈倒時竟然沒人留意他...褲袋中表妹送他的一顆黑色玻璃珠掉到地上了…拾回手裡像似寶物一般摟在懷裡,餓了…找吃的吧…沒錢…那就盜竊好了…

  把黑色玻璃珠放在褲袋裡,左手一直插在袋中握著玻璃珠…怕會掉在地上…

  跑…跑…

  雙腳拔起,在黑夜中,一個饑餓的影子不斷移動…跑…

  逃…

  看著沒有人的街道,街燈很亮…什麼也可以看得見…

  [為什麼…那個地方…看不清楚…很餓…不想了…]

  明明街燈的光可以照射得到的位置卻是一片黑暗…一般人可能不會留意,但是天凡無意間卻看見了…

  只是沒有多想,天凡跑走了…拾起一塊石頭,把一間法式餐廳的玻璃窗打玻,走入去拿去五塊白麵包,防盜的鐘聲響起!

  逃吧…跑吧…不要回頭…

  沒有一面咬麵包一面跑…因為要是咬麵包,那換氣就慢了…跑就要很快沒有力…

  跑…在轉角走去,找了個比較暗的位置,把白花花的麵包咬在口中…

  水…口渴…

  暗中…天凡的一傍有一陣黑霧...接觸著天凡除了咬住的麵包以外的包上...天凡看不到…

  那些麵包竟然慢慢變黑…腐爛起來…天凡一下子感覺腳上的麵包變輕了…

  “誰!!” :天凡細聲地說,眼睛睜得大大…

  [不知什麼在弄我的麵包…看不到的東西…敵人的目的是麵包…只要不讓他成功就好了…]

  把腳上的麵包投到有光的地方去!看一看…腐爛了?!左手握緊玻璃珠…

  [可惡]

  跑到有燈光的地方,看一看手上的麵包…沒事…

  [什麼一會事…]

  不料,黑暗位置突然飛出一些黑色如頭髮的東西,接觸在腐爛了一半的麵包上…又在不斷腐爛了…

  [什麼東西…我盜來的東西被黑色的頭髮給吸了…可惡]

  一腳把腐爛的麵包踢開,黑頭髮一般的絲馬上逃回黑暗的位置上…

  [怪…]

  ....這是他第一次遇奇異事的經過…記得那天的早上,黑暗的位置不再復存,只是,在一個角位,被天凡看見一隻人類的手指…還有那些腐爛的白麵包…

------------

  三個月,逃出了那個[家]三個月的天凡,用他自己的生存方式,過著正常的生活…偷錢,破壞…

  一連三個月的絕境生活,令他練成一雙靈巧的手,殺了幾個人…是同行…

  在同行之間名聲也響起了…聽說是少年,心機像野生生物,為了偷一個人的錢可以連續跟蹤八小時…聽說還有一顆玻璃珠在手上…

  雖然沒有太多人真的見過天凡,但是玻璃珠這個名稱還是響起了…不過,在老手眼中,只是新人而已…

  今日,天凡跟蹤一個年老的富豪,因為發現他身邊沒有什麼人,也沒有什麼保鏢…

  穿上用偷回來的錢買來的風衣,衣袖向上拉到手寸位置,為的是加快手的速度和靈活,像不經意的走過老頭,沒有所謂的撞到,也沒有身體的接觸,因為天凡第一下接觸的只是錢包,最後也只接觸到錢包…

  天凡一面走一面把錢包打開,為了避開其他人所以一盜到錢包就跑到一般沒有人的死角...只見裡面有一張紙…

  [玻璃珠果然是玻璃珠,你的玻璃珠在我手上了…你中伏了…呵]

  …糟糕…

  一轉身,卻有一個穿西裝的肌肉猛男站在出口…

  “把玻璃珠還我…” :不知是太怒還是什麼的,沒有什麼情緒波動的說話由天凡的口中說出…

  “留下你的雙手吧…玻璃珠就還你!!我老闆以前也是盜者,他用靈巧的雙手成為富豪…而你,把他當年的朋友殺了!!”

  天凡想了想…自己殺了三個同行…一個是見自己是新手,所以想把自己的錢給搶走的人…一個是強暴了一名少女的同行...一個是自稱是強暴了少女的那個同行的師傅,要教訓自己…是個老頭...

  [現在敵人也是老頭...朋友一般是年齡接近的...也就是...偷我玻璃珠的人是那個教出強姦犯的人的朋友…也不是好東西…]

  “還我玻璃珠…”天凡說著,跑向猛男,猛男見勢,馬上叫好: “年輕人有脾氣才是有氣魄!雙手斷了也可以生活的,放心!”

  “誰要管你!!!” :天凡見猛男雙手張開,作勢要捉著他,於是天凡俯身擦地由猛男的胯下滑去,水泥和天凡身體的磨擦,把風衣磨損了點…

  猛男見天凡過了自己的身位,馬上轉身一手抓去天凡身上,天凡把磨損的風衣脫下來向老人的方向跑去…

  “年輕真是好…老闆有麻煩了...那眼睛在思考...戰鬥時可以隨意思考...天生的天才...” :猛男拿著那有點磨損的風衣…自語起來…

  […玻璃珠在老人身上!在我偷他錢包時…我…竟然被反盜了…高超的手技…]

  只是,天凡跑到一半就有三隻狼犬擋路,牠們脛上的環說明他們是有主人的…而牠們的主人就在牠們的後面…那名老人…

  老手右手拿玻璃珠讓天凡看見…說: “你只有兩條路…把你的隻手弄斷.或者是被狗咬死…”

  “把玻璃珠放下…我放你生路…” :天凡真的有點怒了…暗暗手握褲袋中的小摺刀…

  “你以為你才是主道者吐嗎?現在我才是控制局面的主道者喔!!小子…你還是被狗咬死好了…”

  了一響指,三隻狗馬上跑向天凡,三個月來生死間練來的手技,令天凡一瞬間把摺起的刀反出來,沒有應有的刀光一閃…因為那是柒黑不反光的刀,這才是盜者應有的摺刀…

  手比腳快,所以天凡出刀比狗跑過來快,他前踏一步,揮刀一斬把撲來的狗的脛部切開,左腳踢走左面的狗,右面的狗跳到天凡的右手,天凡一下甩手避開了那有銳利牙齒的口…

  甩開的狗剛落地天凡就直接衡向老人,老人瞳孔一瞬放大…接著又縮細,拿去右手食指的套子,原來沒有食指而是一把小刀… “老子十三歲出道,十五歲右手食子因為被抓住而被斬…自此老子無再失手…”

  天凡衝到老人面前右手一刀橫斬,左手成拳打對方陰部…老人一個微笑退後一步,天凡愕然,原來他身後的狗很快就追來了,沒有理會,左手打空便插褲袋,握著第二把摺刀,再踏前一步,又是一刀,可是被老人用金屬刀手指擋住,不枓天凡把左手刺出,一把隱藏的摺刀插在老人的太陽穴上…整個過程不到兩秒…

  狗子見主人死了…也沒有方寸了,被天凡兩下收拾了…

  這就是盜者的戰鬥,只要有一絲分心,盜者可怕的手技手速可以瞬間令你致命…當然,明顯是因為老頭的左手比較慢,令天凡可以把他插死…

  雖然簡單收拾了兩隻狗,但還是被咬了一塊肉去…

---------------

  把兩把小刀放回褲袋,抓起玻璃珠用眼鏡布抹了抹…: “對不起…讓你受驚了…”珍惜地放在和放刀子不同的褲袋中…

  自己步行到醫院,那被咬一口是刻意的,那就有借口留在醫院了…反正天凡現在有錢了,三個月來生活不用什麼打算,要錢就偷,睡就24小時m字快餐店,衣服舊了就買多件,洗澡則是體育館…

  要用電腦也可以到電腦中心…

  但有時想睡[床],就自殘一下,到醫院好了,這就是盜者的生活了…這就是少年時的天凡…這就是剛離家出走的天凡…

  快要到醫院了,一路下來流了不小血,被咬的位置是左腳大腿,失去親人的天凡,什麼也要自己去學,沒有上過學,沒有知道什麼叫法律,不知道這個世界什麼叫朋友,但卻知道一些上學的天真學生不知道的事…就是世界的黑暗面…

  路人都用可鄰的目光看天凡,可是,天凡卻自得其樂,因為他就快可以睡在舒服的床上…

  和上次一樣,因為上次已經用了一萬元來令天凡免去沒有身份証的事,所以這一次一樣不用查身份証,只要出示會員証就可以了…什麼會員証…這就是世界的黑暗面,只要用一萬元就可以買一張一個月的vip的會員証,之後就不用辦什麼正常手續了…

  不用出示身份証,直接就有一個醫生過來了,看了看天凡的傷,帶他到了一個醫療室,消毒,打瘋狗症的疫苗,包紮好就留院一日了…

  走過醫院的走廊,呼吸到醫院獨有的味道,天凡沒所謂地走到他的房,睡在他的床位…回想到醫生說: “今次的醫療費是三百元,不設找續”

  …

  一睡就到了深夜才醒來,在這床上沒有人會阻礙到天凡睡,因為是單人的地下房…醫院常說沒有床位,其實在地下有一個大形地下醫院,vip的才可以進入, 還要是像天凡那些來自[裡世界]的才能夠住下來…

  說起來,天凡是怎樣接觸裡世界的呢…

  自那天看見一陣黑影的晚上後,早上被人打劫了,因為被人在袋中找出玻璃珠而發瘋出手打了人,後來因為被人追殺遇上一位老盜者,學了一點點本事就開始了裡世界的生活…學了裡世界的暗語,才可以成為醫院的vip…

  裡世界的人都有自己的情報網…某一些表面似正常的酒吧,時不時會有些門口是不能進入的,但是,工作人員卻只會阻礙你,又有些人可以自由進入…那就是裡世界的地方了…

  一般在油吧中有此地方,只有裡世界的人可以進入的,就只有情報區,有任務,有私人交易,什致有些令人震驚的情報…當然,一般都是要錢的…

  醒來的天凡把玩袋中的玻璃珠…vip就是不一樣,連衣服都不用換…左腳大腿的傷沒什麼痛了,咬的也只是表面肌肉,活動沒什麼問題,太大力時會痛而已…

  看了看玻璃珠,愕然由玻璃珠扭曲的透過表面中看到對面有一張扭曲了的蒼白臉孔,兩眼空洞…突然兩個空洞的眼眶都有有一雙手伸出來,又是一張扭曲了的蒼白臉孔由眼眶中看出來!!

  天凡心頭一震把玻璃珠移開一看,卻是什麼也沒有…

  “不可能是幻覺…我很清醒…對…那是什麼…”

  回想當時…那個前輩…

----------------

  “小凡啊…你學會了喔,在這個手法可是很難的喔…手在痛吧…”

  “是的,手在痛…”

  “拿去,止止痛”

  “不要,要是用得多這些止痛藥的噴霧,它對我的效力就愈來愈弱…有真正須要的時候就麻煩了…”

  “呵呵呵…小凡,你很聰明...”

  兩人不語…天凡繼續在掛在鐵架上的大衣上訓練盜術…

  老者只是坐在一傍看…天凡早就過了學習盜術的最佳年齡了,不過只要手習慣了這些痛,還可以到達最高的水準…要不,永遠也只可以是一個二流的盜者…

  現代化的社會,兩人就在一所大廈的天台訓練…

  “小凡…我…想說一個故事給你聽…”

  “是的….你說吧,我聽”

  老者換了坐姿,把默鏡拿下,露出雙眼…左面一隻是正正常常的,另一隻則是在瞳孔的中心陷了入去…令人心臟有些緊張…

  “很久以前的事了…那時候…呵….我才比你大一點點…當時有專門的小形學院教我們盜術,我們的學費就是盜回來的十分之七…算出該給回多少錢學校也是我們的訓練之一…”

  “當時我心浮氣盛…我們一直就住在那學校,就為保安太煩,我自己很討厭他…有一日我找了個很好的幾會,在保安不在意時,盜了他的保安室鎖匙,關了他的保安門,令他不能開門…呵…真是爽…那個行動是在冬天,他不能走入保安室,冷得他發斗…”

  “回宿舍的路上,我看見一些霧…黑色的,可以用微弱的光看見一個女人的頭…不,是臉,由黑霧組成的臉,看著我…那一陣霧向我走來…我拿起石頭,用特殊的方法射出去,霧好像受了刺激一樣追向我!”

  老者的右眼眼皮在抖動,空洞的瞳孔好像有些液體在裡面,天凡因為他的激動而停下訓練,好奇地回頭看著老者…天凡記憶中的老者,即使是被數十人追殺一樣可以微笑面對…現在卻在發抖?...



zx555149658 在 周二 8月 17, 2010 6:27 am 作了第 7 次修改


_________________
我是[微積分]

zx555149658


版主
“回宿舍的路上,我看見一些霧…黑色的,可以用微弱的光看見一個女人的頭…不,是臉,由黑霧組成的臉,看著我…那一陣霧向我走來…我拿起石頭,用特殊的方法射出去,霧好像受了刺激一樣追向我!”

  老者的右眼眼皮在抖動,空洞的瞳孔好像有些液體在裡面,天凡因為他的激動而停下訓練,好奇地回頭看著老者…天凡記憶中的老者,即使是被數十人追殺一樣可以微笑面對…現在卻在發抖?...

  “恐懼感…我回頭想跑…我跑了兩步而已…作為一個盜者,我們被教授…腳力是逃跑的基本…手技第一,跑速第二…優秀的我頭五秒可以爆發七十米…兩步,十八米左右…她追上我了,她的速度超過我對霧的認知…我眼睜睜看著她穿過我的身體,一陣被氣強行打入身體再穿出來的感覺…”

  老者身體抖震…說: “你一定不想感覺到…那是多麼的痛和可怕…”

  “之後她就不見了?”

  “不是…她一半在我身後,一半在我身前…中間穿在我的身體之中…那可怕的臉看著我笑…我就暈了…”

  “那一夜保安死了…那扭曲的臉令我知道是被她嚇死的…之後我搜索了些資料,得知那保安因為欠債把老婆賣出去,之後他老婆成為了[性服務者]…被客人不小心[姦]死….”

  “那一夜的事我說了出去,我被和保安很要好的老師訓話了…我的眼睛也被拿去應有的功能…”

  …

  “小凡…你信有鬼嗎?”

  “不信”

  “不論如何,也不要殺生太多…” :老者再帶上眼鏡,呵呵地笑了起來…

---------

  天凡流下汗…手中握緊玻璃珠,看清楚眼前的空間…什麼也沒有…

  瞬間把玻璃珠放在眼前看,那扭曲的臉在玻璃珠前一點點…

  …近了…

  天凡左腳一踢…踢空了…天凡知不能用身體接觸,順勢跳下床跑出門口!手中的玻璃珠一直放在眼前….

  天凡喘了下氣…不能放下…敵人…不能用一般方式看見…

  “小凡…如果敵人在暗處,或者…是隱形的,那你怎辦?”

  “令他現形”

  “呵呵…很好的想法…那要怎樣令對方現形?”

  “…”

  “把自己收在暗處…當對方發現你不在,他自己會走出來…獵人和獵物的位置就變了…”

  …天凡回頭用玻璃珠一看,不見對方,看回前路拔腿就跑,才一步就見扭曲的瞼那雙可怕的眼看著自己,右腳急停後跳,再轉身跑,眼睛不斷由玻璃珠和正常眼中切換,深夜中的地下vip走廊,不斷響起天凡那腳步聲…

  …要找到令她變實體的方法!!!...

  天凡轉身跑了兩步,卻見她好像瞬間移動一般閃現在天凡的身前,她向天凡伸手...天凡瞳孔一縮,又再轉身散去慣性力,一腳踏地前移!...

  汗水在天凡又再轉身的一瞬甩出來,天凡由玻璃珠中看出去,一滴汗水撞在她的眼角,水花彈起,那一秒天凡一腳抽向她的眼角!

  沒有聲音,但由自己的玻璃珠中可以看見她彈飛了,天凡用手抓了頭一下,令汗水沾在手上,趁她落地一刻跑上去一拳打下…打空了…糟糕…

  拳頭穿過她的身體,天凡後跳轉身又跑…

  […和汗沒關係…對方有方法令自己穿過大部份的東西…有一定限制…好像剛才就擊中了…]

  …糟糕…

  因為想著東西而沒有留意前方,一名身穿白袍的醫生經過,天凡雖然馬上急停,但還是撞在他身上…”轟!”

  “對不起!” :天凡說了一聲,因為他壓在醫生身上…可是卻聽到醫生的回答…

  “不用道歉…遇鬼了吧…等下” :醫生的說話令天凡腦子當了機…

  …一向也有的?!兩個月來也睡了不少次這醫院…沒有見過這東西喔…

  醫生推了推天凡,自己站起來,不是逃,而是嚴肅地整理衣服,接著把四把手術刀放在四個方向,東南西北…

  天凡看見那鬼自己走開去了…

  “你好…可以打中鬼的人…”

  “你…你好…可以驅鬼的人…” :天凡的回答…

  “我可不是你,我看不見鬼的…” :醫生推一推眼鏡,把手術刀放回袋中….又說: “鬼怕行醫者,怕血器具,怕救人之師,怕嚴肅之氣…這是我們vip專用醫生的手冊中第一條就寫著了…”

  “這地方的鬼很凶?” :天凡沒有這方面的智識,好奇地問…

  “很凶?...不,其實他們只管看見他們的人,就是運氣很差的人…理論上, 裡世界的人淚氣比較重,也會容易遇上鬼…”

  “運氣很差和淚氣比較重會看見他們? 殺得人多時,會令那個人看得見他們?”

  “理論上是…我們的院長是一個對鬼很有研究的人,也是我見過對鬼研究得最科學的人…喔,你要回房了嗎?”

  “不,我想喝水” :天凡跑累了…心想,要是遇上老者的那一隻鬼…自己一樣會慘敗吧…

  “好吧,上樓上才有水機,要不就會回你自己的房間了…” :醫生微笑地說,而天凡選擇了上樓上…

  兩人沿走廊的路去到升降機面前,按下鍵後很快就打開門了,因為晚上的醫院沒什麼人會用升降機這東西,先不說什麼升降機裡的紅衣女鬼什麼的傳說,單單是升降機本身的抽氣聲音就不太好聽了,對天天在這裡工作的人來說,本來就神經緊張了,要是來一兩聲如喪屍呼吸的聲音的抽氣風聲…任誰也不好受吧…

  兩人進入升降機,醫生按下樓上三樓的鍵,門就關上了,可是卻在一樓停下…

  “可能是護士吧…” :醫生雖然冷靜地說著,但還是把衣服整理好,放出一副嚴肅的醫者樣子…

  門打開了,天凡看一眼,正是一名護士,心裡也平衡一些,可是醫生猛然一腳把她踢開,按下關門…

  “你在做什麼!” :天凡不明白醫生的動作,雖然殺人他試過,但是天凡很有原則,就是不會無故傷人,這也是他答應老者的一個要求…

  醫生冷汗直流,眼睛睜得大大,好一會兒才回應天凡…: “你看不到嗎…他右腳的屍環!”

  每一具屍體都會為其造一個屍環,是為了認出那些面目全非的屍體是誰…

  “你知道嗎?那些屍環為什麼除了套在無目全非的屍體以外的屍體上嗎?...正常來說,它只是為了認出那人是誰,沒什麼必要連正常屍體也套上的…”

  “為什麼?” :天凡也流了流汗…因為他大意了…

  “連正常屍體也套上的原因,是為了分出那些是人,那些是屍體…” :醫生頓了頓,又說: “因為,有時間…我們也分不出那些是人…那些是屍體…”

  “你看不出也是正常的…我在這工作了幾年,遇過幾次…有一次不小心被它跑了入來…整個升降機都突然發出屍臭味…它還向我攻擊…當時我嚇得不知所措…一腳把它撐在檣子,手猛按開門…不得不說…我對它有點陰影…”

  “這醫院…太…太邪了點吧…” :天凡一直以來對世界的認知…是在那個所為的[家],可愛的表妹,和老者口中…雖然知得不多,但也明白有些東西是不可近之…只可遠次…而且觸之必無命而回…

  “沒辦法…人工高麻…我本來說讀西醫,出到外面又沒有錢開私人醫院…麻煩…好了,到了…”

“嗯…”

  天凡當日只是喝了一杯水,就要求轉睡一般病房了…只是,他睡的那個房,經常有一個位置是光不到的…天光了又不在,一到晚上就出現的一個黑影…


----------------

  離他住院又過了三個月了…六個月的在外生活,天凡習慣了和不同盜者打交道,不小還有小許良心的盜者都開始把玻璃珠作為話題了,人就是這樣的了,一但有一個不知樣子,又有一個名字流出去,對某一方面技術不錯,不時被人提一提名…就很易會成為那一方面的傳奇,傳說什麼的了…

  其實大多都是因為天凡時不時把那些令人討厭的強姦犯殺了,要不就令強姦犯成為[太監]什麼的…所以開始得人尊重….

  只是絕大部份人不知道他只是一名十四歲少年…不,過了今天,天凡就十五歲了,今天他鎖定了一名惡形惡相的惡人,是一個黑幫的混混…

  把他的生活習慣看熟了,天凡避在一條路口上,那混混經過時,天凡便走過去了,早早就買了一件新衣的天凡和三個月前大大的不同…高了2cm,一整個就是 177個頭,身穿一件灰黑風衣,長褲,和以往一樣,自從玻璃珠被老盜者偷走過一次後,他每次出動左手都會握著玻璃珠…

  右手在經過混混時輕揮一下,手指在揮到混混褲袋時成丫形,瞬間抽走他褲袋中錢包中的一張一千元,單手摺好成一個正方收在同一面的手袖中…無聲無色地就走過了…

  什麼也不理會,去到一間蛋糕店中,找著以往和表妹一起吃的那一款蛋糕…

  記得那時候,生日只有表妹跟他過,每次表妹也會盜走出家,買一個便宜的蛋糕…雖然天凡現在有錢,但是,他卻覺得那一款蛋糕才是最好吃的…

  “先生…你是不是在找白糖軟蛋糕?” :女服務員就在天凡的傍邊說…

  “是的…” :天凡想也沒有想說答是了,因為那蛋糕的名字在吃第一次,在表妹第一次說給他聽時,他就記住了,不可能忘記…

  “對不起!先生,我們今天開始停止發售了,最後十個被那面的小姐全部打包了…”

  “多謝你的提醒…為什麼要停售?” :天凡慢慢走到那女人的身後,右手不安分地震了兩下…想把袋子裡的其中一個偷回來…

  “因為已經很多年了,售價一直下降也沒有很大回響,也沒有增加更多人來買,老闆說這是不受歡迎的蛋糕…”

  天凡聽到後把手收回來,微笑地說: “只是這樣嗎,錢我有很多,造這蛋糕給我吧…因為錢的問題而不出售,那也可以因為錢的問題而出售吧,蛋糕也是一造的,你們的廚師還沒走吧,還是早上而已, 我可以出價五千買你們一個蛋糕!”

  女服務員說: “那個…你等等,我問一問老闆…等一下等一下…”

  天凡把左手放入袋中,撫摸著玻璃珠…[絲…你是不是一樣…在買蛋糕?...還是…已經忘記了我?...]

  女服務員笑容滿瞼地收線,放回電話時說: “老闆說今天才是開始停售,如果有人想買的話就直接個原價就好了,平時常吃的人也想要留個記念麻~”

  天凡聽了,很是高興,把二十元拿出來,等了半小時,蛋糕出爐了,因為是不用雪凍的蛋糕,更接近的稱呼是[糕]…

  打包走出蛋糕店,天凡走到一個後港,坐在比較乾淨的地上,拿起玻璃珠…

  “今天…我十五歲了…明年…十六…你明年十五…今年十四…有想起我嗎…?...很想…見你一臉呢…說不定見了一臉,就想摟你了…吃生日蛋糕了…你有在吃嗎?”

  右手拿著蛋糕,慢慢吃起來…那一天,天凡吃了五小時…因為…他想把美好的時間留下來…

  …喜歡你…絲…

I being 不明死因死者 影子編(一)(完)


_________________
我是[微積分]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回頂端  內容 [第1頁(共1頁)]
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